Hi!下午好!欢迎访问互联网
当前位置:主页 > 人物

千面熊晓鸽曾经每月拿18元工资很满足

时间:2018-08-24 19:18:29| 来源:| 编辑:笔名| 点击:0次

千面熊晓鸽 曾经每月拿18元工资很满足

深蓝色西装,浅蓝色小翻领衬衣,熊晓鸽打了一条红色的领带,那红色很跳,鲜亮的对比色衬得他很年轻。他很爱笑,笑的时候眼镜片后面的眼睛闪着狡黠的光。

“Hugo经常戴这条领带。”陪同的工作人员轻声说。对于这条漂亮领带的偏爱显示了熊晓鸽对于着装方面的在意,这种对自我形象的讲究不仅仅出于作为公众人物的和礼貌,应该还来源于他漂亮的好莱坞演员太太,还来源于他与时尚集团在事业上的合作。

熊晓鸽在中国商业界最初的声誉来自20世纪末中国第一波络浪潮中的一系列投资活动,他被誉为“中国风险投资第一人”,这也可以被看作是他IDG(美国国际数据集团)亚太区总裁、美国风险投资机构IDGVC中国负责人身份的衍生品。

而自1997年至今,IDG还与时尚集团联手切入时尚传媒业。可以说,随着IDG投资的百度、搜狐、腾讯、搜房等站以及YOKA(尚客)站的崛起,熊晓鸽扮演的角色也越来越多。

央视的节目《赢在中国》在2005年开播,这项“创业选秀”的节目吸引了中国成千上万的创业者,千万投资悬赏的诱惑使他们前仆后继。而这个电视节目又赋予了熊晓鸽新的身份——每周在电视屏幕上准时亮相的,绝大多数时候温和鼓励却在关键时刻绝对不留情的比赛评委。他甚至还和与他一起在节目中担任评委的马云、牛根生等其他“大佬”们一起客串歌手,共同演唱了节目的片尾曲。

这就是熊晓鸽的千面人生,绝对称得上精彩,这还不包括他进入公众视野之前跨度更大的身份转变:电钳工、留学生、……

千面熊晓鸽

帮助别人去实现自己无法实现的梦想,这件事很值得一做

成功人士们或许都有着那么点儿与众不同的做法和习惯。

熊晓鸽说,他喜欢站着工作——这与海明威的爱好类似,为采访拍照的时候他还兴冲冲演示了一把,他那款很袖珍的笔记本电脑被放置在他办公桌上一个不到40厘米高的三层抽屉式文件盒顶,这样他刚好可以站着,舒服地工作。

熊晓鸽说,手握重金的IDG是“节俭度日”,这首先表现在公司不买车,即使IDG的创始人兼董事长麦戈文

千面熊晓鸽曾经每月拿18元工资很满足

,公司也从来都是通过酒店租一部与老麦身份相称的座驾来用。熊晓鸽说,现在不买,将来也不买,因为:“作为一个风险投资公司,一定要有创业的精神,与创业者们保持一个平等的状态很重要。” 当然,这确实客观增加了包括熊晓鸽在内的IDGVC合伙人们的曝光率——他们随时可能出现在你身边并行的那辆出租车上。

熊晓鸽说,最近曝光率很高但这并不是他一贯的风格,事实上IDG刚刚进入中国的时候,熊晓鸽常常是以麦戈文翻译的身份出现。“其实从始至终,我也不认为自己是IDG在中国的形象代表。”熊晓鸽解释道,“真正的代言人是老麦。”

很多梦想

上世纪60年代,中国内陆省份湖南,一个双眼皮大眼睛的9岁小男孩。

那个机灵的男孩子每天都坐在门口的小凳子上,盼着师傅——住在对面楼上的范叔叔下班。只要他家的灯一亮,他就大喊,范叔叔咱们开始吧!于是,一大一小两个无线电爱好者就埋头鼓捣收音机一直到天黑。很快,小男孩就可以自己独立拆装收音机了。

那是熊晓鸽童年时候的生活场景,而这种对电子装置的爱好延续到了后来,刚刚步入青年时代的熊晓鸽做过4年电钳工。“很Happy。”他这样评价那段很多人误以为是“苦日子”的时期。“鼓捣电工活,学一学技术,还能拿着每月18元的工资。”这一切都让从小就喜欢帮着爸爸修自行车的熊晓鸽感到兴奋与满足。

讲述童年经历很容易让人流露出幸福感,熊晓鸽也不例外,他说那是他小时候的梦想,一个单纯并且容易实现的梦想。几十年之后,熊晓鸽认定自己是一个天马行空的人,因为类似的梦想,这么多年来他还有很多很多。

“小时候我还想当音乐家,可是家里太穷,没钱买乐器。”熊晓鸽说,后来等家里有钱给他买小提琴的时候,又已经太晚了。“别的比我小五六岁的小孩几天就学会一首曲子,可我拉三个月也拉不顺。”这是熊晓鸽第一个没有实现的梦想,这个梦想后来被吕思清实现了。

“后来,我又喜欢上唱歌,而且先天条件不错,可是却从来没有一个机会找老师来教。”这是又一个遗憾。“我的梦想总是因为一些事情而触发。”熊晓鸽说,遇到消防员救火、找牙医修补牙齿这些生活中的小事都可能触发一个孩子的梦想,但这些梦想又常常与遗憾相伴。

1986年,在新华社实习的熊晓鸽梦想成为一名战地。“我的父亲曾作为一名志愿军上战场,被炮弹打断了一条腿。在这样的环境下成长,战场对于我来讲有一种特殊的意义。”熊晓鸽说,当时作为一名,在和平环境下“写来写去都没什么意思”,因此,虽然还搞不清战争双方谁对谁错,“但如果能作为一名战地到中东或是黎巴嫩去,肯定是一件非常令人兴奋的事情。”很多年后,这个梦想被新华社的另一个叫唐师曾的实现了。

2004年,熊晓鸽在母校美国波士顿大学设立了两项个人奖,分别是“熊晓鸽终身成就奖”和“熊晓鸽亚洲报道年度奖”,其中后者专门用于奖励报道亚洲的优秀。“今年获得亚洲报道年度奖的就是一位在阿富汗以及巴基斯坦进行报道的女。”熊晓鸽说,帮助别人去实现自己无法实现的梦想,这事很值得一做。

老麦的翻译

1988年是中美正式建交10周年,元旦,中国北京的天安门城楼正式对中外游客开放。在中美商业界往来日益频繁的背景下,时任中信集团董事长的荣毅仁访美。

这场中美两国之间的高端商务访问还有一个意想不到的副产品——在一次晚宴上,麦戈文向荣毅仁谈起了《计算机世界》,他需要个翻译,就请旁边一个黑头发的年轻中国留学生帮忙。这个个头不高、周到细致的年轻人出色地完成了任务,也让麦戈文记住了他的名字。

这只是熊晓鸽“老麦专属翻译”身份的开端,IDG正式进入中国后,麦戈文大约对中国进行了100多次访问,而陪伴左右的“老麦的翻译”成为熊晓鸽至今仍然具有的角色之一。“很多年以后仍然有人在没见到我的时候问,老麦的翻译怎么没来?”熊晓鸽称自己非常乐于接受这样的“误会”。

虽然与麦戈文有了一面之缘,但真正令熊晓鸽决定加盟IDG的却是他在1991年被当时就职的卡纳斯集团派去香港工作时,申请恢复制作《电子导报》中文版被拒绝的打击。“《电子导报》的中文版从1988年创办到1989年停刊,一直都是我在负责,所以我很希望能再把它做起来。”熊晓鸽说,停刊前尚未出版的最后一期的版样至今还存放在他的家中。

2002年至今,熊晓鸽先后出任了新成立的“中华创业投资协会”秘书长、理事长。3年前,《赢在中国》开播。“我也搞不清怎么回事就被制片人王利芬拉过去做评委,结果就成了现在这样。”熊晓鸽指的“现在这样”,是他近些年来频繁出现在媒体面前,同时,《赢在中国》里的名言“创业改变命运,励志照亮人生”也成了熊晓鸽常常挂在嘴边的话,“这种观念对于发展创业、促进风险投资行业的成长是很有帮助的。”

与此同时,熊晓鸽作为《时尚》的国际版权引进者之一,也逐渐成为时尚活动嘉宾名单上的活跃者。“其实我本身并不是个多时尚的人,但因为跟这个圈子联系多了,也不得不开始关注一些时尚方面的事情了。总是出席一些活动,我很在意自己打扮的。”熊晓鸽笑着说。

上演属于自己的秀

熊晓鸽已经开始悄悄琢磨起退休以后的打算了。

“我准备利用自己掌握的投资方面的知识,为教育机构做一些事情,比如告诉他们怎样才能融到更多的教育资金。”作为美国波士顿大学第一位由中国留学生担任的校董,熊晓鸽对于如何发展大学教育有了更直观的体会,所以教育成了他高度关注的事业之一。

进入VC行业16年,熊晓鸽说“中国是创业者的天堂,投资者的炼狱”。

“商人本身其实是最没有历史地位的。”这是熊晓鸽常对朋友讲的一句话,也是他一直试图改变的一种观念,因此,他崇拜华人中曾经名列《福布斯》世界500强企业第七名的王安博士。

“1989年,我曾经作为采访过王安先生。他在回顾自己商业历程时说,最值得骄傲的一点就是自己是个发明家。而他作为商人的成功,除了勤奋之外,主要是靠运气。不到20年,王安公司早已不复存在了,现在大学里学计算机的学生也大都不知道王安博士。”

熊晓鸽意识到,商业上再成功、一个人的身价再高,也总有被人遗忘的一天。可是王安的发明成果以及他捐建的“王安演艺中心”和麻省总医院耳鼻喉研究中心,就永远能够上演属于自己的“秀”。因此,熊晓鸽现在也同时关注娱乐、文化以及健康产业。“我希望别人记住的不是我做的事,而是感受我带来的价值。”熊晓鸽说。